希望之翼

给虐心爱好者的推文

声明:以下推文专为虐心爱好者准备,每篇都杀伤力巨大,没做好心理准备慎看,大量仗承,少量花承和白金承


仗承

黎明前,作者阿燃,讲述的是已婚承与仗的故事,有肉,双方有渣男及背德设定


科研捕捞,作者chicsheek,六部结束后的背景,讲述了变成人鱼的承和六仗的故事,BE,承最后回归大海



The Love We Lost,作者阿燃,黑化仗X承,有四肢折断,有角色死亡


启明星照常升起,作者Borden,前期纯情中期开虐,有角色死亡,BE


鲜花圣母,作者螺丝启子,半架空向的六承与六仗,心智退化六承设定,路人承设定,有承被霸凌行为,超级虐承,虽是HE,但超级虐


靛蓝色的心情,作者曼妥思耶夫司机,架空背景,仿生人承X仗,BE,承最后被销毁



武士与与妓,作者南鹊,架空背景,武士仗X艺妓承,BE,有角色死亡(又是一篇虐承的)


以上这些论坛都有


My holy lover,作者Arran82,架空背景,撒旦之子恶魔仗X最强猎魔人承,有角色死亡,不多介绍了,巨刀,刀的心脏疼的那种,看完能咳出血来



salvage,作者Arran82,原著向,BE,有恋尸情节,有分尸情节,有角色死亡,同样巨刀



Limbo,作者ZhaoKe,原著向,角色死亡设定,BE,超级虐,结尾的反转很惊人,答应我,看这篇一点要认真看到最后



企鹅与海豹,作者xijio123,海豹仗X企鹅承,BE,有角色死亡,这个能BE是我没想到的,最开始我还以为是甜文(目死)




Love And Robot,作者Excavator(也就是论坛里的螺丝启子),架空向,病弱六承X仿生人仗,HE,巨虐,又是一篇疯狂虐承的文,受不了承被虐的人千万别看,我看的时候有好几次拳头都硬起来了,顺便一提,这文目前还未完结,如果你是那种看完文后超级在意后续的人,那请慎看





以上这些均可以在凹三观看



花承


佩格蒙苔的指针,作者林乔夕已经秃了,架空背景,赛博朋克背景,绝对的好文,写的超棒,有角色死亡,HE,在此推荐它是因为他真的很虐



3055,作者Velvet_Noght,原著向,花存活,BE,有角色死亡,很病



愛し子よ,这种carouse152,半原著向,花存活,BE,有角色死亡,有恋shi情节



所谓永恒,作者烈焰琉璃,架空向背景,BE,有角色死亡,有食ren现象,同样很病



继承,作者MuHui,家主花X男妓承,超级超级虐的一篇文,疯狂虐承的那种,看不得承受虐的赶紧跑



以上这些凹三都有,指针和永恒论坛也有,指针在老福特也能看



白金承



胡椒柠檬塔,作者Borden,原著向,说是刀但其实承和白金之间也没发生什么矛盾,主要是JOJO的主线剧情在刀


在星辰和海中心,作者三六六,主要背景在第六部,同样是主线剧情在刀



仿生,作者Cataro,架空向,无替身设定,白金为承制造的仿生人,HE,巨虐,有角色死亡



少年标本,作者Cataro,原著向,很刀,但刀的还是主线



空条博士的忧郁,作者chrisblack,原著向,刀,依旧是来自主线剧情的刀


以上这些在论坛都能找见


接下来是特殊的


路人承,爱的囚徒,作者ZhaoKE,听我一句劝,如果你只是想要看那种很爽的,很se的文的话,千万不要打开这篇文,这文里没有爽,只有刀,看了绝对能让你感受到心痛,除非你就是想看刀,负责绝对不要打开(凹三有这篇文)














  

  

求文

第一篇的内容大致为人类和魔族一直互相对立,魔族近几年被人类压制,承是赫赫有名的猎魔人,乔瑟夫是他年轻时的战友(辈分狂增啊承太郎),和他同为猎魔人,但是这样的乔瑟夫却喜欢上了魔族,且与他有了孩子,那个孩子就是仗助,乔瑟夫因为离开军队选择和魔族也就是朋子在一起,被视为叛徒,在最后的最后,他来到过去的战友承太郎面前,把仗助托付给他,不久之后徐伦也出生了,承太郎就这样一边维持着猎魔的工作,一边抚养两个孩子,这样的生活持续到了仗助16岁,这个时候承已经会把仗带去一起猎魔了,他知道仗助本性善良,这么多年来他的身上也一直没有出现魔族的邪恶,他相信仗助能作为一个善良的人类生活下去,但是此时的仗喜欢承,并且在一次一次的任务中,他对于魔族是否真的就是邪恶的,该被消灭的这点产生了遗忘,一次任务结束后,仗向承告白了,但是理所当然的被承拒绝了,难过的仗助跑进了一个森林里,然后中了敌人的埋伏,动弹不得刚才的仗助情绪很混乱,所以根本没有仔细周围的情况,等他看清后才发现,这片森林里藏了十几个魔族(这里接受一下,魔族都有很多特殊能力,对于普通猎魔人来说,要同时对付两人就已经很困难了),原来仗助是已故的魔王的子嗣,他的身上含有巨大的魔力,自从魔王死后,魔族就一直在被人类压制,而仗助是他们魔族崛起的关键,这次他们袭击仗助的目的就是为了把仗助推进关押着数不尽的邪恶魔灵的,用来激发魔族魔力与邪恶血性的魔坑,为此他们已经观察了很久仗助和承太郎的行程了,一直在等仗助远离承太郎落单的时候,这次攻击可谓是蓄谋已久,仗助势单力薄,没打过这些魔族,被推了下去,刚刚才经历过告白被拒绝这样的事,本来内心就不如以往坚强的仗助被魔灵入侵,黑化了,赶过来的承想问仗助有没有事,然后被魔力大增的他偷袭,陷入了昏迷中,之后的仗如同魔族所期望的一样,变成了一个无恶不作的大魔头,带领的魔族打败了失去了最强猎魔人承太郎的人类,并且占领了人类的大部分领土,绝大多数的人类都活在魔族的统治下,承被仗囚禁了起来,并且经常性的被仗助很粗暴的对待,非自愿的和对方做一些B K M S的事,仗助虽然黑化了,但他善良的本性并没有消失,只不过是绝大多数时候都被魔族残暴的血性所支配,每次和承相处或者问承是否爱自己时,仗助都会露出和以前还没变坏时一样的表情和动作,和以前一样小心翼翼的询问(虽然每次都得不到答案),每次见到这样的仗助时,承的内心都很纠结,于公,他作为一个人类,作为被称为传奇的最强猎魔人,他必须要杀死仗助,但于私,他是不想杀死仗助的,他想让仗助变回到原来的样子,幸福的活下去,就这样,承被仗助Qiu  Jin了很多年(真的是很多年,当年才13,14岁的小姑娘徐伦都已经成为一个出色的猎魔人过了救父了),承太郎不仅要承受身体上被WanNou被强制限制魔力的痛苦(因为承的魔力被限制,他无法反抗仗助),被限制自由,还要承受心灵上的纠结,这期间,仗助的魔性也在渐渐的减少,最后,在一天晚上,仗助的本性终于战胜了魔性,他来到承太郎的房间,取消了对于承太郎魔力的限制,下一秒就被虚弱的承太郎拿着装饰剑抵在脖子上,承太郎以为仗助会挣扎,但他没有,他看着承留下了眼泪,那一刻,仗助笑了,他终于明白,承也是爱着自己的,最后的最后,仗助的眼中浮现出了小时候他和承太郎还有徐伦,三人一起坐在火炉前过圣诞节的场景。



具体的内容就是这样,因为这篇写着真的很棒,所以虽然已经过了3年了但我依旧印象深刻


还有一篇文,背景是二战时期,仗助是孤儿,他的家人在他13岁时在珍珠港事件中被米国人杀死了,而仗助则被米国人带到训练地,和与他一样的日本孤儿们被迫参加成为士兵的培训,承是仗助的上司,和他一样也是在战争中失去了一切然后被迫成为士兵的,承所带领的小队战功赫赫,是战斗中的主力军,但因为承是被米殖民的日本人,且还是那种从小就被抓过来用于战斗的被殖民者(我不知道这里该怎么描述,总之希望大家能明白我说的意思),所以就算那些米军的实力还不如承带领小队的一半,他们也会一脸嚣张在各种方面的鄙视承太郎他们,承的功劳还经常被其他米军抢走,承他们没法反抗,因为他们每时每刻都被米军监视着,他们为米国人战斗,但却并不被他们信任,米军一直在提防着承太郎这样从小就被培养,用于战斗的士兵,特别是其中特别厉害的承所带领的小队,而队伍中的脏活累活也一直都是承他们在做,另外,因为上面的领导根本就不在意承他们的死活,且怕他们反咬己方一口,物资方面承他们拿到的也比普通的米军差,当时的日本大部分都被米国统治,像承这样的士兵,身份证(类似于身份证)上都会有特殊的标记,社会根本不承认承他们公民的身份,他们只能当士兵,回归不了普通人的生活,仗助在和承相处的过程中渐渐喜欢上了承(承好像也喜欢仗来着),但因为以上的多种原因,他们根本就没法在一起,之后好像因为一些事仗助幸运的在30多岁左右后退居后方了,而承则一直留在前线直到战死。


这两篇文我都是在旧论坛上看的,很棒且很虐的两篇文,当时我看的时候并没有在意标题和作者名字,最近回坑了想在看一遍,结果却怎么找也找不到了,就算我之后努力的吧权限给升回30,也没找到,希望有看过的朋友能告诉我这两篇文现在在哪能看,名字和作者是谁,拜托了


审核姐姐你最漂亮了让我过吧

分享一下我在漫画中觉得不错的地方,P10的茶真的是戳中我了,嘴上说着不相信,结果还不是拜托乔鲁诺嘛,老傲娇了,P9是本作中完全没有感情线的男主女主的合照,P7P8真是站位分明(荒木你太会了),最后,米斯达脾气是真好啊

吐槽

关于银魂,很多人都会说银魂没有招黑这一说,银魂的主角本身就是最招黑的存在,确实,银魂有很多普通动漫不会有的操作,他的主角也不像普通动漫里的那么阳光,银魂的很多段子和吐槽还有玩梗也都很有趣,很多人介绍银魂,都会说他是一部无节操无下限骚操作不断的动漫,这是对的,但是银魂不是只有这些而已,他也有他想表达的东西,想传达给观众的价值,他并不是一个只能让你一乐或是让你高呼卧槽的作品,他里面的角色虽然各有各的缺点,做出过很多让人觉得不敢相信的事情,但请不要把他们当黑点看待,他们都有各自的闪光点,希望不会再有人在看过银魂后,脑海里只有前列腺刹车,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会呕吐的女主,会抠鼻屎的男主,会说话的眼镜,希望把银魂当做一部普通的好作品的人能多一些,希望不认为主角们是黑点,能真正的看到银魂想要表达什么的人能多一些

碎裂

第一次写仗承文,文笔不好,请大家见谅,承太郎出场的部分不是太多,有一毛钱的康由,半架空设定,删掉了康一,亿泰,未起隆在杜王町的戏份,不要问我没有他们仗助是怎么打赢的,也不要问我为什么1999年就有手机了,我也不知道,有仗助与康一的友情向剧情,能接受请继续往下看


“仗助。”“怎么了?”

“你有喜欢的人吗?”

问出口的当下,康一就后了悔。我的名字是广濑康一,现就读于A市的米花大学。我旁边的这个梳着奇特发型的人,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名字叫东方仗助,长相帅气,身材完美,刚入校就引发了各种问题,是学校内绝对不能招惹的人,被老师再三警告,如果不是因为他学习成绩优异加上态度好,可能早就已经退学了。作为一个普通的学生,最开始在宿舍看到东方仗助时,我的心情是绝望,任谁都会绝望吧,刚入校的第一天就被分成了危险人物的舍友,“完了,我的大学三年。”这就是我那个时候的心情。不过在与仗助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仗助并不像表面那么可怕,现实中的东方仗助,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对谁都很友好,就算被人很过分的骂了也不会生气,脸上总是挂着笑容,仗助帮了我很多。当然,这样温柔的仗助也有绝对不能容忍的事的,那就是关于发型的事,如果你嘲笑他的发型,那你就遭了。


现在是午休时间,大部分人都回来宿舍,或者去其他地方吃饭,我和仗助因为早上吃的比较多,就略过午饭,也没有回宿舍的想法,所以就有了坐在空旷的教室里发呆,等待着下一节课到来的场景。可能是因为太无聊了,人就容易胡思乱想,又或者是午后的阳光太强烈,晒的人脑子晕晕的,等我反应过来时,话已经说出口了。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没什么,就是有点好奇,毕竟,仗助不是很受欢迎吗,有很多人追求你,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成功,所以,对于这样的仗助有没有喜欢的人这件事,我有点好奇。”抱着既然已经说出来了,那干脆就全部都说出来吧的想法,康一这样说。“这样啊”仗助露出了沉思的表情。“啊,这只是我的一点好奇心而已,仗助要是不想说的话也没关系…………”康一慌乱的说“我并不是…”“有哟。”就算对仗助来说,感情毕竟是很私人的事情,果然还是不要问比较好……………………“有吗!什么时候?”“在我高中的时候,大概是高一的时候吧,那个我还是个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感觉的小鬼,花了好久才意识这份感情。”


“那个,请问对方是个怎么的人?”“……………………他是一个很成熟的人。”“很成熟…………吗”“啊,很成熟,很强大,很可靠,跟他在一起,会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觉得只要有他在就什么无所畏惧了。”“诶,是这样吗,他是仗助的初恋吗?”“初恋吗,姑且算是吧。”这种事情有什么好犹豫的,康一中内心吐槽到。“虽然他比我大很多。”“大多少?”“大概相差12岁吧”哇,居然相差12岁,虽然从刚才的对话中,知道对方肯定比仗助大,但也相差太多了,就算是康一,也忍不住惊讶了起来。高中生和成年人的恋爱吗,而且双方还相差12岁,简直就像是小说里的情节一样,不由自主的,康一产生了好奇。


“虽然刨根问底不太好,但我真的很想知道仗助君关于那个人的事。”这样子会被讨厌吧,但我无论如何都想后续,可恶,我这个人真是没救了,干嘛那么好奇啊。“没关系,康一,你有什么想问什么就问吧,我是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跟你生气的。”“真的可以吗?那我问了,仗助是怎么喜欢上那个人的?”“怎么喜欢上的,具体的过程………我也不太清楚,等我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


【你那无聊的发型怎么样都无所谓】


“说起来,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最初见面的时候,明明没有一点喜欢的感觉,还跟他打了一架。”仗助笑了笑。打了一架!不会的不会的,这一定是仗助夸张了,这种事不是经常有吗,对方为了使故事听起来更曲折化而夸大其中一些细节什么的,打女人什么的,仗助君不可能做出那种事,康一在内心疯狂摇头。


等等,不会吧,不是我想的那样吧,一瞬间,好像是松垮的螺丝终于被拧紧一样,康一后知后觉的想到什么。“仗助,你刚才是不是说你们年龄相差12岁?”“啊,我是说过。”“那……也就是,那个人已经28岁了!”“…………嗯。”“这个年龄,就算对方结婚了也很正常啊。”“………………是啊,就算结婚的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仗助闭上眼,眼前浮现出了对方提起家人时的笑容。察觉到仗助的语气突然低落,康一也好像是明白了什么,抬头震惊的望着仗助的眼睛,仗助点了点头。“怎么会……………抱歉,仗助,我不该多嘴。”脑海中浮现出由花子的脸庞,遭遇了这样的事,仗助一定很痛苦吧“没关系,康一,我没事,这不是你的错,而且,最初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确实消沉了好久,但我之后知道了,那个人已经离婚了。”


心脏在狂跳,巨大的喜悦失控的快溢出来,仗助为自己还有能与所爱之人在一起的机会而感到高兴,同时对自己这份幸灾乐祸的庆幸感到厌恶。


“离婚…………这就意味着,仗助还有机会。”一个16岁高中生,喜欢上了一个28岁且离婚了的人,这段恋情,不论是谁,都会反对,认为对方不合适,但康一不这么认为,如果是由花子的话,就算变成40岁,康一也会像现在一不这么认为,如果是由花子的话,就算变成40岁,康一也会像现在一样爱她,他理解仗助,并发自内心的为自己好友恋情又有希望而感到高兴。“那之后怎么样了?仗助对他告白了吗?”“是想告白来着,但是,说实话,我有点不敢说。”仗助挠了挠头。“为什么?”“因为………………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我有点害怕”“为什么害怕呢?那个人不是仗助君喜欢的人吗?”觉得喜欢的人可怕,简直是匪夷所思。“话是这么说,但是那个人有时候会变得很恐怖。而且。”


仗助望向教室洁白的墙壁,眼神却飘向别处。“我不知道他会怎么想,说实话,虽然我喜欢他,但是我却完全不了解他,他既强大,又可靠,无论做什么,都能做到完美,每次遇到危险的时候,都把我护在身后,不会露出一丝破绽,也不会露出一丝脆弱。”


【仗助,这里威胁,别过来!】

【你负责射击,我来做诱饵,吸引老鼠的注意力。】


“说来讽刺,我和那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看到最多的是他的背影”康一不知道该说什么,原来仗助也有这样的一面啊。大概是觉得气氛太压抑,仗助笑了几声,用欢快的语气说:“不过我肯定不可能就这么坐以待毙了,我在一次吃饭时,悄悄的询问了一下他的想法。”“最后仗助喜欢的那个人怎么说?”仗助没有回答康一的问题,而是低头看了表。“啊,已经这个点了,该上课了,快走,康一,不然不等你了”仗助一把抓起书包,边说边跑到了教室门口,佯装要走的样子。“等等,仗助,最后到底了啊,那个的回复是什么,你最后告白了吗?”见仗助要走,康一也抓起书包跟上,午后金色的阳光通过窗户折射,落在仗助的背上,一束光芒随着衣褶的变化分布成细碎的碎片。没有理由的,康一觉得仗助很难过,下次还是不要问这种问题了。


那时也是一个下午,就在前一天,他们战胜了小镇的杀人魔吉良吉影,为了庆祝,承太郎和仗助去吃了烤肉。夏日的光猛烈的照射在大地上,明明已到黄昏,空气却还是闷热无比。远处吹来一阵风,稍微缓解了闷热,却缓解不了在回去的路上,仗助忐忑的心情。“承太郎先生,我可以问个问题吗?”“想问什么就问吧,仗助。”承太郎停下来转身,等待仗助的发问。“我听乔斯达先生说,承太郎先生已经离婚了,这是真的吗?”“啊。”对于老头会告诉仗助自己离婚这件事,承太郎并不感到意外。“那,承太郎先生有考虑过和其他人在一起吗?”“什么意思?”“就是,再谈一次恋爱。”可能是天气太热的缘故,仗助感觉自己的脸要烧起来了。无言的沉默充斥在了空气中,仗助紧张的吞咽口水。等待着承太郎的答复。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只过了几秒,承太郎叹了一口气。“仗助,我没有再去找谁谈一次恋爱的想法,也不会那样做。”“为什么?”“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隐藏的了,你知道我一直在追寻迪奥残党的下落对吧,不止我在找他们,他们也在找我,迪奥的部下对于迪奥有着疯狂的崇拜,他们憎恨着杀了迪奥的我,憎恨着乔斯达一族。如果让他们知道有对我而言很重要的人存在的话。”承太郎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结果会怎样两人都心知肚明。


“所以承太郎先生才总是一个人吗。”“看来你似乎已经明白了。”“我是明白了,但是,这样的话承太郎先生不是很痛苦吗,明明想见却不能见。如果有替身使者来攻击的话,打倒他就好了,就跟我们一直以来做的一样,我不会害怕,也不会后悔,我想留在承太郎先生的身边,我想守护承太郎先生。”“但是我怕。”“诶,承太郎先生,你刚刚说了什么?”“我说,害怕的是我。所以,放弃吧,仗助,我是不会跟你在一起的。你还有美好的未来,你应该去找一个喜欢你的女孩,而不是找一个已经快30岁了,离过婚还被恐怖组织缠上的大叔。”“太过分了,承太郎先生。”仗助露出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找别人什么的,我才不会那么做,我喜欢的,只有承太郎先生一个人,不过,既然承太郎先生不愿意,就算了,我是不会强迫承太郎先生的,只是,希望承太郎先生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只能我能做到的,我都会办到。”好像是想补偿不能得到回应的仗助,承太郎这么说道。“我希望承太郎先生以后遇到困难了可以找我来帮忙,什么困难都可以,虽然我的实力不算很强,但是也算有点用处,所以…………”“我知道了,我答应你,我会找你帮忙的。”“还有,我希望承太郎先生能多爱护自己,不要老是受伤。”“我知道了,我尽量。”


【我希望承太郎能幸福】


仗助咬了咬嘴唇,忍下了即将涌上来的泪意。“那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快点回去吧,承太郎先生。”“等等,仗助,我也有些话想说。”“明天,我就要走了。”“明天!这么快?”“啊,因为该解决的事情都解决了。今天是我留在这里的最后一天,明天早上8点,我和老头就会走。”“也就是,这是我能和承太郎先生最后能相处的时间。”“啊,这是最后了。”“那个,在最后,我能抱一下承太郎先生吗?”仗助垂下头,试探性的问道。“只是抱一下的话,可以,过来吧,仗助。”承太郎张开双臂。仗助走到承太郎的身旁,轻轻的,像是对待易碎品一般,小心翼翼的抱住了承太郎的腰,然后缓缓用力,把头埋向承太郎的脖颈,肆意的搜寻着属于承太郎的味道,双臂缓缓用力,感受着承太郎的体温,好像要把这个人的一切,刻在自己的记忆中。仗助没有注意到,承太郎也用力的抱住了他。


“承太郎先生,海上风大,回去的时候请注意保暖,你不用担心我们,如果再有像吉良吉影那样的混蛋出现,我会把打跑的。”“那保护小镇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战胜压力的男子汉--东方仗助。”“交给我吧!”仗助比了一个握拳的姿势。仿佛是被男孩的快乐感染,承太郎露出了微笑,夕阳的光照在承太郎的脸上,照进承太郎如海水一般清澈,又如钻石一般美丽的眼睛里,仗助又有些想哭了。


“啊,沙子吹到眼睛,好痛。”他使劲揉了揉眼睛,“呀累呀累daze,等等,这种时候揉眼睛只会更痛,过来。”承太郎拉起仗助的手,双手棒起他的脸,对着他的眼睛轻轻吹了吹,“还痛吗?”“……………………不痛了,谢谢承太郎先生。”有一瞬间,仗助想让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那时间不早了,承太郎先生,我走了,明天早上我会去港口送行的。”“那明天早上见,仗助。”承太郎目送着仗助的远去,怀中似乎还残念着少年的余温,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喂,怎么了,发现迪奥的残党了?在哪里,美国吗…………我知道了,明天就赶过去。”


注1:关于康一为什么在第一天就知道仗助是风云人物这一点,康一是中途转来的

注2:康一与仗助,亿泰,未起隆住一个宿舍,亿泰和仗助是好搭档,但名气没有仗助高,未起隆在这里是地球人,但还是自称是外星人,大概就是所谓的电波系

注3:为了方便承太郎联系自己,仗助一直没有换过手机号

注4:虽然答应了仗助,但很多时候因为觉得太过威胁,承太郎并不会去联系仗助

作者的话:我认为,如果是原著关系的仗承的话,那结局有%70的可能是要BE的,因为迪奥那群该死的手下的关系,承太郎不能拥有重要的人,也不敢拥有,说实话,徐伦之所以在19岁才遭到神父的攻击,这都得归功于承太郎的主动疏远和SPW财团的保护,如果承太郎做一个好爸爸,每天都回家,不去处理关于箭和迪奥残党的问题,过着普通的生活,那不用等到19岁,徐伦9岁就会被人抓住,在我看过的一些同人作品里,有很多时候,仗助在被承太郎拒绝后,都会强迫承太郎,怨承太郎,然后承太郎会心软,纵容仗助,我很不喜欢这样,虽然仗助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但承太郎考虑的确实没错,很周到,况且迪奥的残党那么多,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出意外呢,这样不考虑将来,胡乱的认为一定能突破难关,其结果就是如果最后出了意外,那承太郎一定是最难过的那个,因为他总是会把一切都担在自己身上,“如果当时没有答应仗助的话,就不会这样了,是我毁了仗助。”承太郎一定会产生诸如此类的想法,这样太虐了,我想,长久的陪伴更适合仗助,或许等某一天,迪奥的残党都处理的差不多了时,承太郎终于可以敞开心扉,接受仗助。

本来是想写仗助单恋承,承最后都没有发现的设定,但是想了想,承太郎那么聪明怎么可能发现不了,所以仗助,你还是自爆吧,而且如果从头到尾一直是单恋的话,总感觉仗助有点惨